Gavriel首个女装系列发布

2019-11-25 作者:娱乐文艺   |   浏览(79)

图为Mansur Gavriel最畅销的水桶包

STAUD 2018SS

时尚头条网报道:当各大奢侈时尚品牌在为销售下滑和缩减规模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创立仅5年的美国手袋品牌Mansur Gavriel却在日前发布了首个女装成衣系列。

市场日新月异,消费者对“新事物”的激情达到前所未有的新高度!对于终端消费者,奢侈品牌LOGO加身,显性的展示了他的钱包;Supreme限量版在手,霸气的体现了他的时尚地位;而成功的选择了一般人不认识的NICHE BRAND,集话题、赞誉、嫉妒于一身,那就是Cool!对于零售商,是否能源源不断的为消费者带来“新意”,从哪里去寻找“新事物”,决定了零售的命脉。

值得关注的是,Mansur Gavriel此次选择了不被业界看好的即看即买模式。因此,当其它品牌都在发布2018年春夏系列的时候,Mansur Gavriel发布的却为2017年秋冬服饰,目的是为了让消费者在购买后能够立刻穿上。据悉,该成衣系列主要包括羊绒材质的针织上衣、裤子和外套等,色彩丰富,定价在295美元至1490美元之间。由于价格亲民、款式百搭,系列大部分产品在秀后立即售罄。

STAUD 2018SS

图为Mansur Gavriel推出的首个女装成衣系列

在追求差异化的市场源动力下,一批市场定位极其精准的、价格合理的、品质高级的、设计实用却独一无二的小众设计师品牌,如Magda Butrym、Attico 、 Saks Potts,成为了全球最有影响力的零售商的最畅销品牌,Net-a-Porter集团零售总监Lisa Aiken评论“这些新品牌往往开创了时尚行业的新视角,打开了另一扇门!”

实际上,这并不是Mansur Gavriel第一次创下业绩神话。在2013年年中Mansur Gavriel发布了第一款手袋后,立即获得了时尚博主青睐并在同年9月成为时装周上曝光率最高的手袋之一。2014年底,Mansur Gavriel新款手袋一经发布,仅一小时内就卖掉了95%库存,可见,此次成衣系列首秀的立即售罄也实属预料之内。

ATTICO 2018SS

不过,有分析人士指出,Mansur Gavriel的成衣系列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售罄或许与每款服装的数量极少有关,且作为首个成衣系列,品牌希望借此创造噱头,尽可能地引起业界关注。

每一年Net-a-Porter都成倍的加大这些小众设计师品牌的订单量,从前的买手需要走遍全球的SHOWROOM,然后结合流行趋势、往年销售数据和顾客分析来评估选择新品牌的可能性,自从有了Instagram这个社交平台,新品牌直接与他们的目标顾客对话,成为买手选择新品牌的一个重要工具。在虚拟数字世界,大家都在一味追求曝光率,在这样过度曝光的环境下找到一个小众的独立设计师品牌并且在Instagram上有深厚的粉丝群如获珍宝,当你找到一些其他人并不知道的东西时,那种感觉太神了!

Mansur Gavriel是由设计师Rachel Mansur和Floriana Gavriel共同创立的品牌。她们于2010年在洛杉矶的一场音乐会上相遇,当时恰逢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后开始复苏的时期,Rachel Mansur和Floriana Gavriel认为在当时的轻奢市场中,品质优良的手袋品牌是一大缺口,审美趣味相投的她们当下一拍即合。在经过一系列的构思与筹备工作后,Rachel Mansur和Floriana Gavriel于2012年在美国正式创立了Mansur Gavriel,主要为消费者提供优质、自然、简洁、百搭的产品。

当然“独特的设计”并不能立刻吸引行业内最有影响力的零售商下单,关乎品牌的持续发展、产品品质和品牌求新求异的不断追求。

图为Mansur Gavriel创始人Rachel Mansur和Floriana Gavriel

Magda Butrym

图为Mansur Gavriel官网

2014年波兰设计师Magda Butrym创造的同名奢侈设计师品牌,凭借其波西米亚、摇滚美学和高品质、手工作坊生产在Instagram上爆发,女性化柔美的印花、浪漫的荷叶边,真丝材料的广泛应用出乎意料的运用男性阳刚的剪裁与厚重的皮革搭配赋予每一件成衣以“灵魂”,全球头号网红Kim Kardashian直接被拿下,打开了品牌知名度。2016、2017连续拿下Net-a-Porter货品动销率90%的好成绩。

该品牌的工作室位于纽约,共有30位员工,基本的手袋款式分别为水桶包、凯莉包、托特包、双肩包、马鞍包和钱包,主要材料为传统植物鞣革,每种款式分为大小两号,主要通过电商渠道发售,除官网外,目前已入驻Net-a-Porter、Matchesfashion.com等第三方电商平台。

Magda Butrym 2018SS

2013年6月,Mansur Gavriel发布首款手袋。几周后,法国时尚博主Garance Dor在自己博文封面插画中配上了这款包,引起一众粉丝的好奇,于是她专门写了一篇文章说明,其插图的灵感来自一款小众品牌Mansur Gavriel新推出的包,并强调它的皮革相当挺阔,不会背一背就没了形状,内里是鲜艳红色,我完全挑不出缺点。此后,Mansur Gavriel立即跃升成为当月的Instagram热搜词,7月底,Mansur Gavriel的水桶包和其它手袋就已售罄,并积累了一大批预约等待的名单。

Magda Butrym 2018SS

图为时尚博主Garance Dor为Mansur Gavriel首款水桶包画的插画

ATTICO

超模米兰达可儿和Gigi Hadid等超模都是该品牌的超级粉丝

ATTICO是意大利语的“顶楼套间”之意,由意大利街拍网红Giorgia Tordini和 Gilda Ambrosio2016创立,虽然是网红半路转设计师,但是合计25万的Instagram粉丝就是品牌爆发的原始资本。Tordini承认“品牌成立之初就是靠我们两个穿出来的”,现在在全球200余家线上线下顶级百货商场、买手店有售,包括Net-a-Porter、Joyce Hong Kong、Opening Ceremony等,平均货品动销率达80%。做为引领“睡衣风”的始作俑者,ATTICO秉承经典的睡衣美学,设计灵感来源于贵妇们身着奢华惬意的睡衣在布满古典家具的豪宅里悠闲地打发时光,“并不要刻意为某个场所着装,穿我们的衣服就像在古董市场收获心仪之物,一定是独一无二的”。

2013年9月纽约时装周上,明星、博主、时尚主编们几乎人手一只。而Instagram也为品牌提供了极佳的曝光平台,各种明星、博主街拍的配文中都会打上品牌的口号#happygirlhappybag。

ATTICO 2018SS

在其低于500美元的亲民价格和Instagram上强大曝光度的推动下,Mansur Gavriel的水桶包仅用两年时间就超越了所有同类竞争对手,成为最受消费者喜爱的水桶包。不过,Mansur Gavriel并未因为销量大涨而扩大产量,为了保证每个手袋的品质,他们选择保持着原有的生产节奏,因此售罄成为其官网上最常出现的词汇,预约等待名单则越来越长。目前Mansur Gavriel在Instagram上共拥有49.5万个粉丝。

POP UP SHOP INSIDE LARUSMIANI 2018SS

当手袋产品大获成功后,2015年9月,Mansur Gavriel于纽约时装周上首次推出鞋履系列,但却遭到阿根廷设计师Maryam Nassir Zadeh的非议指责,称Mansur Gavriel的新款鞋履与我之前的设计大同小异。对此,Rachel Mansur和Floriana Gavriel则回应称这只是一个设计上的普及应用,并不能与抄袭的说法相提并论。

居然在米兰名店街拥有160年历史的

图为Mansur Gavriel涉嫌抄袭的鞋履产品

超级奢华独家店LARUSMIANI里

图为Mansur Gavriel的今年初在纽约开设的快闪店,目前电商是其主要的销售渠道。

开设了第一个快闪店

另有分析指出,丰富多彩的产品颜色也是Mansur Gavriel成功的原因之一,在不断推出新手袋款式同时,Rachel Mansur和Floriana Gavriel会循序渐进地将更多的颜色和设计引入到新的系列中。有分析指出,Rachel Mansur和Floriana Gavriel的厉害之处在于其不同系列产品之间的延续性和可持续性。

Saks Potts

Net-a-Porter零售时尚总监Lisa Aiken表示,当他们引进Mansur Gavriel的时候,完全没有意料到小众品牌手袋市场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这个品牌让消费者得以用入门价位购买到奢侈品牌质量的手袋,加上多种颜色的搭配与选择令Mansur Gavriel渐渐成为Net-a-Porter上最受消费者喜爱的品牌之一。

丹麦品牌Saks Potts自2013年创办以来,销售额每年保持100%增长,在Matches、Boutique1、Boon the Shop等60多家实体店销售,基本保持80-100%的货品动销率。颠覆传统的设计撞击斯堪的纳维亚闻名的极简风格是品牌设计的精髓,品牌创立之初走的是单品类路线-无季节的彩色皮草大衣。“品牌创立之初,推出一些让人容易理解、接受的产品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的系列不大,所以专注在我们擅长的地方,我们发现市场上好像忽略了一些东西,就是适合我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可以消费得起的皮草” 23岁的创始人Potts说。Instagram网红Eva Chen、 Leandra Medine、 Pernile Tersbaek穿着品牌成名款“Febbe”亮相2016年纽约时装周后爆红。

Lisa Aiken还透露,Net-a-Porter平台上Muun、Manu Atelier、Simon Miller、Building Block和Catzorange等同样来自Instagram的新品牌也越来越受消费者欢迎,有的经常会在几周内,有时甚至是几天内卖光,销售率高达100%。这些产品的售价都在180美元到700美元之间。

Saks Potts“Febbe”

WGSN配饰及鞋类总监Claire Foster解释道,小众手袋利基品牌市场的繁华,主要是由于消费者的行为发生了变化。在地缘经济政治持续不稳定的大环境下,消费者对价格较低但高品质的产品需求增加,而Instagram则成为消费者发掘新兴品牌的最佳平台。据贝恩公司早前发布的数据显示,新兴品牌市场在2016年的零售销售额达到480亿美元,未来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Saks Potts Collection 9

美国时尚品牌Reformation前时尚总监Sarah Staudinger则表示,如今的新消费者都很精明,他们意识到,一个售价2500美元的包,其价格并不能代表这个包的真正价值,而是包括了其他东西,比如它的包装和昂贵的商业地段,这些因素都增加了产品的费用。而小众品牌的目的则是让消费者感到物有所值,会将更多的重心放在产品本身。

Saks Potts Collection 9

实际上,Mansur Garvriel的成功之路并非无迹可寻。创立于2002年的美国品牌Michael Kors被视为轻奢界的鼻祖之一。有分析人士认为,Michael Kors的存在是一个高速发展的轻奢神话。

丹麦品牌GANNI2000年以一个小众羊绒品牌诞生,09年由Nikolaj and Ditte Reffstrup夫妇接管,重新打造成一个可以消费得起的斯堪的纳维亚时尚品牌,并不像H&M那样大众化的快时尚,而是有自己设计风格的时尚品牌,他们发现一些做得比较成功的当代时尚品牌如Acne、Isabel Marant 、Helmut Lang 和Alexander Wang都在慢慢的提升了自己的价格,向奢侈品价格靠拢,那么在原来他们那个价格带定位的品牌就越来越少,而这恰恰是一个很大的市场。现在GANNI年销售额达6800万美元,一年4个成衣系列,价格带从50美元的印花T恤到1000美元的皮夹克,到17年底在斯堪的纳维亚地区已经有22家直营店。这对夫妇与丹麦的模特、It girls关系非常好,包括礼物公关政策,通过专业的公关公司管理及运营,马上在社交媒体上设立了GANNI独有的着装风格,2015年Helena Christensen与Kate Bosworth身着GANNI在Instagram上发图并发起了“#GanniGirls”开启了品牌社交媒体推广的新篇章,迅速从丹麦籍模特圈到网红圈传开,然后就像现在看到的那样Alexa Chung、 Jessica Alba、 Alicia Vikander、 Kendall Jenner等等都穿上了GANNI。

除了设计师Michael Kors本人的人格魅力和设计风格外,与奢侈品牌相比较低的定价以及领先业界的社交媒体是Michael Kors成功的催化剂。

GANNI 2018SS

Michael Kors不仅是首个通过Instagram直播时装秀的品牌,还在Facebook、Twitter、微博真正火起来之前就已抢占了先机。在明星、时尚博主和消费者的追捧下,Michael Kors迅速成为美国的国民手袋,基本人手一只,并在短短十几年间成为了能与70多年历史的轻奢品牌Coach比肩的强劲对手。通过社交媒体迅速获得知名度,这一点与Mansur Gavriel非常相像。

超模 Bella Hadid in GANNI 2018SS

不过,从不愿随大流的Rachel Mansur和Floriana Gavriel并没有被成功的喜悦冲昏头脑而停止前进,或是像Michael Kors一样加快扩张速度。充满创意的她们依然坚持着自己的生产节奏,不断地为消费者制造惊喜。今年2月,Mansur Gavriel在纽约开了一家卖糖果的快闪店,全部糖果由意大利进口,就连包装也很精致,除糖果以外消费者还可以在店里选购品牌2017春夏最新推出的手袋及鞋履产品。

Mansur Gavriel

值得关注的是,Rachel Mansur早前在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目前未有引入外部投资的计划,我们喜欢以我们能够管理的速度走。

2012来自纽约的水桶包Mansur Gavriel创造了经济复苏后的第一个“It” bag,只在自己的官网和欧洲顶级奢侈品网络零售商的网站有售,一上线就造成网络瘫痪,等网络恢复正常时你永远只会看到“Sold Out”, 网友戏称想要买到它家的水桶包,比买个Hermès的waiting list还要长,人送“网络Hermès”之称。关键是,现在出成衣了,一如既往保持高水准!

显然,时尚行业已告别被各大奢侈品巨头垄断的旧局面,在消费者掌控话语权的时代,一个价格不超过500美元的水桶包也能在短短几年间与奢侈品牌Louis Vuitton进行竞争。(文/周惠宁)

Mansur Gavriel水桶包

Mansur Gavriel2018SS

Mansur Gavriel 巴黎Le Bon Marché POP UP SHOP

Mansur Gavriel的蹿红,为后来的STAUD、Cult Gaia 、Danse Lente等铺平了道路。它们有一些共性:他们都有自己独特的美学、有非常平易近人的价格、强势的Instagram知名度并迅速吸引了消费者和全球顶尖零售商。这些小众设计师包袋品牌的诞生与消费者的消费行为密切相关:希望用比较低的价格买到奢侈品牌的品质,希望买到独特的东西,因此Instagram品牌就顺理成章的爆发了。

由Reformation前任时尚总监Sarah Staudinger2015年在美国洛杉矶创立的品牌,2016-2017年品牌销售上升了400%,“消费者越来越聪明,他们慢慢意识到奢侈品牌一个2500美元的包包并不是真正代表了这个包包的价值,比如推广、奢华的旗舰店等都会分摊这些费用,而我们的包包,所有价值都投入在包包上”Sarah Staudinger说。

STAUD Bissett Bag

始于这个水桶包,

改变了时尚界对包包形体的理解

STAUD Moreau Bag

加个网袋,又一力作

让老奶奶买菜的尼龙袋从时尚外走向时尚顶峰

STAUD Grace Bag

将2017的丝绒风发挥到极致

STAUD 2018SS

STAUD 2018SS

STAUD 2018SS

话说这一季的成衣

Danse Lente

由伦敦时装学院的高材生Youngwon Kim, 2017年在伦敦创立,以其包包硬朗的设计结构和奢侈品般的品质感一鸣惊人。第二季批发零售商的订单比第一季上升2160%,Net-a-Porter、Moda Operandi、Selfridges等甚至还在第一季新货上市后追加了订单。

DANSE LENTE IN DOVER STREET MARKET LONDON 2018SS

DANSE LENTE 2018SS

Net-a-Porter官宣为“可以消费得起的奢侈品”

DANSE LENTE 2018SS

如果不看LOGO

是否会有一种LOEWE 、CELINE的即视感

还多了一份独有的硬朗!

Cult Gaia

由美国时尚技术学院的Jasmin Larian2012年创立,凭借“Ark”一个款,2017年的销售额较2016年增长850%,2017年一个星期内完成了16年一年的销售额。这是一个比较有脾气的品牌,在品牌成立之初很多买手及顶级零售商看上了它的产品,唯一条件就是要求将零售价格调高至奢侈品牌的范畴,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与奢侈品牌摆在一起销售了,但是Larian并没有接受,坚持自己可消费得起的市场定价策略,借助Instagram这个神奇的平台在2017年迎来了品牌的爆发,现在的规则已经改变,Cult Gaia妥妥的与Chloé、 Céline 、Prada陈列在一起。

CULT GAIA Ark

CULT GAIA Stella / Ark / Babe

CULT GAIA Lilleth

更多时尚资讯

ABOUT SHOWROOM

AFTER SHOW

THE FUTURE OF BEAUTY

FRENETIC CRUISE 2019

BALENCIAGA T-SHIRT SHIRT

GOD CAN'T DESTROY STREETWEAR

STREETWEAR & LUXURY

MONCLER GENIUS

PITTI UOMO 94

MILAN FASHION WEEK MEN'S S/S 2019

本文由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发布于娱乐文艺,转载请注明出处:Gavriel首个女装系列发布

关键词: 2019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