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的浅莲红童话,潘神的迷宫

2019-08-25 作者:内地娱乐   |   浏览(172)

对这部电影的关注源于去年5月的戛纳,无论是那张魔幻味道十足的海报还是导演Guillermo del Toro过去作品的一贯风格,都预示着这又将是一部充满着魔幻风味电影。虽然在戛纳毫无斩获,但是之后却是一路凯歌,奥斯卡提名,戈雅多项提名,票房大卖,并且成功挤入IMDB前一百名。一切的赞誉都吊足了我的胃口。
与美国另一位知名的黑色魔幻导演蒂姆•波顿一样,Guillermo del Toro电影的也始终坚持着的黑色魔幻风格,导演承认自己受西班牙画家戈雅的黑色系列油画影响颇深。所以在他的电影里总是充满着黑色和邪恶的魔力。
本片将这种黑色魔幻童话植根在充满神秘拉美风情的西班牙土地上,使得电影本身就透着不凡的魔力。而故事的背景是1944年的西班牙,掺杂了大量法西斯与游击队的战争情况,赋予了影片更多现实主义味道。而这部电影正是在这种超现实魔幻风格,和清冷的现实风格之间交叉行进的。
一、恶梦一般的可怖现实:
一般设置在二战后期的电影,都预示着电影将有一个美好的结局。因为这时德意两国节节败退,欧洲其他国家都开始了对法西斯国家的最后反击,胜利曙光就在眼前。而对于西班牙人民来说,却将陷入更深的痛苦中。这时的西班牙,独裁统治者佛朗哥及其长枪党对其他党派进行着疯狂的屠杀和镇压活动,直到1975年佛朗哥去世,西班牙一直出于独裁统治之下。在这个背景下,影片在对现实法西斯暴政的描写中,力求还原出一种独裁统治下的压抑氛围。电影大多采用夜景拍摄,带来沉重的内心压力。同时添加很多雨天的场景,也更多暗示了佛朗哥独裁统治对人民内心造成的恐惧。而这种恐怖氛围的营造更是集中体现在女孩Ofelia的继父法西斯上尉Vidal身上。在童话电影里,善恶也是极其分明的,在本片中,Vidal是一个高度符号化的邪恶形象,他身上集合了坏人的很多特点,凶残、自私、冷酷、邪恶以及专横的统治,这也正是对当时佛朗哥独裁政府的种种形象的概括。在性格塑造上,不但有他用瓶子击烂平民面部的血腥段落及在审讯时的自言自语显出对暴力的崇拜,导演还在之前设计了一个对着镜子刮胡子的戏,其邪恶的表情更是变态十足。而最后自己用针把嘴上的豁口缝合甚至带些CULT的味道。而正是在如此邪恶形象下,恐怖的气氛也被很好的营造出来,显出当时西班牙现实在高度集权下的可怕。
二、未必邪恶的黑色梦境:
基于导演的喜好,影片中所有超现实的魔幻段落也呈现出一种邪恶的味道。童话故事中的神不再是美丽的女王或是和祥的老人,而是这个半人半羊的潘神。潘神在传说中不但是畜牧之神,同时也是噩梦的象征。这种本身亦正亦邪的形象设置也给超现实段落带来了极强的邪恶氛围。而潘神的迷宫则是一个阴森的地下洞穴。其他场景中,满是泥泞的地下道,满身黏液的大蛤蟆,以及那个恐怖的白色妖怪,都把那个魔幻世界装点的极其恐怖。不过在这种黑色梦境中,女孩Ofelia却显出了少见的冷静和坚强,无论是与潘神的对话,还是对癞蛤蟆的质问,都显示出了在现实段落中少有的自信和冷静,因为这是她的世界,准确的说是她他梦想的世界,虽然邪恶但也是自己的梦中花园。而对梦境的向往则源于对现实的逃避。结尾段落对地下王国的再现,也恰恰说明了孩子的梦想。
三、游走于梦境与现实间。
再诡异的超现实段落在现实中也是有迹可循的,在我看,人们对童话世界的向往,也多是源于对现实世界的不满意造成的。本片也是如此,失去父亲的女孩Ofelia和母亲一起去找那个法西斯军官继父。第一次见面的不愉快就预示着两个人是不可能很好的生活在一起的,女孩也是更加沉迷于梦境之中,梦境虽然邪恶,却可以暂时避开现实的一切。而且,还有个美好的目标等待着她,就是和潘神一起回到向往的地下王国,成为永远幸福的公主。在女孩的梦想中,影片反复在梦境和现实的段落中跳跃,尤其在女孩第一次做任务时,将女孩与军队行进进行平行剪辑,以树的遮挡作为剪辑点,产生奇妙的魅力。
而我始终不满意的也恰恰是这一结合,不是结合不够,而是交叉太少,梦境中的事件与现实中的事件缺少更多的交流。为什么要去斗蛤蟆,为什么要取金钥匙,为什么取匕首,超现实段落很多环节设置过于牵强,缺少现实情节的支撑。有人说钥匙是现实钥匙的象征,美食是政府的诱惑,可是这种类比实在是牵强。而在这种现实与梦境平行发展的影片中,两者之间的交叉和互文才应是影片的亮点。而缺少了这种联系和交融,使得两条线索相对独立行进,影片的魅力也就大大减少了。而这个超现实段落与现实的连接也单单是女孩逃避现实的一种手段而已,在这种相对独立的状态下,我们可以把这个超现实段落放在任一恐怖时段下,比如二战的波兰,比如伊拉克,比如前南,等等,甚至可以放在一个自幼贫困的少女家庭中。都是逃避而已。
四、梦境抑或现实
影片的开头和结尾是相呼应的,开头第一个镜头为小主人公流血的镜头,然后镜头倒放,血液倒流,故事像以倒叙的形式开始,而结尾再现女孩这一镜头,我们终于明白女孩是为什么会如此的。而这一设计,使得梦境与现实相交叉,形成一个开放式的结尾,我们不晓得女孩到底是在现实中死了,还是在梦境中死后回到了她的地下王国。我更多是偏向于现实的理解,带着梦想死去,总比苟活现实好很多。
五、不适合儿童的童话
本片在美国定为R级,大部分国家也都是15或16岁以上观看,都说明这并不是一部适合儿童观看的童话故事。而电影本身确实涉及很多血腥暴力场面,常常是子弹击穿身体的飚血镜头,而刀子划开嘴唇,锯子锯腿,瓶子砸烂脸孔等画面更是有些CULT了。导演对这些画面的偏爱,也印证了这是一部属于成年人的黑色童话,而对儿童,还是怎么都不会合适的。
极富感染力的音乐,常有的极主观的推拉镜头,诡异的魔幻造型,孩子的梦想世界,成了这部――《潘神的迷宫》。

能在OSCAR的最佳外语片提名中占据一席的电影必定有其独特的魅力。
       有些阴郁的森林、灰色的房屋、和随时出现的红色的血构成了这本黑色魔幻电影,而故事的背景又是1944年的西班牙,掺杂了大量法西斯与游击队的战争情况,赋予了影片更多现实主义味道。
        从电影的主角女孩Ofelia和母亲坐车进入这片颇为诡异神秘的森林中和继父法西斯上尉Vidal的家后,一股无法逃避的阴郁的魔幻味道就象片中一直阴沉的天气一样笼罩着全片。这也标志着所谓“童话”的旗号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片中的超现实情节并没展现一种愉悦或阳光的气氛,而是让人感到有些邪恶味道,片中首先出场的是一只行踪诡秘的飞虫,带领着Ofelia到了迷宫的地下室,见到了个半人半羊的“潘神”,潘神在传说中不但是畜牧之神,同时也是噩梦的象征,这种本身亦正亦邪的形象设置也给超现实段落带来了极强的诡秘色彩。之后的魔幻情节更是加强了这种恐怖色彩,满是泥泞的地下道里爬满了潮湿虫,满身黏液的大蛤蟆最后化成潭黏糊糊的液体,以及那个把眼睛装在手上的恐怖的白色妖怪,泡在牛奶中的人型树根,都把那个魔幻世界装点的极其恐怖。这么另类的“童话”情节让一直对传统童话中善良美好的特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压抑在心头的阴霾和恐惧。这种颠覆传统恐怕也是其成功的一方面吧。
        说了超现实情节,回过头来说说现实情节,影片的开头和结尾是相呼应的,开头第一个镜头为Ofelia流血的镜头,然后镜头倒放,血液倒流,故事像以倒叙的形式开始,而结尾再现女孩这一镜头,我们终于明白女孩是为什么会如此的。而这一设计,使得梦境与现实相交叉,形成一个开放式的结尾,我们不晓得女孩到底是在现实中死了,还是在梦境中死后回到了她的地下王国。
        Ofelia的母亲,一个改嫁上尉Vidal的女人,似乎一直被动地接受着安排,片中没直接讲述她和上尉Vidal的爱情史,但从餐桌上的有一幕可以看出她和上尉可以说貌合神离,究竟是什么使得她怀上了上尉的孩子,就象片中阴霾的天气一样难以解开。
        继父法西斯上尉Vidal是一个高度符号化的邪恶形象,他身上集合了坏人的很多特点,凶残、自私、冷酷、邪恶以及专横的统治,这也正是对当时佛朗哥独裁政府的种种形象的概括。在性格塑造上,不但有他用瓶子击烂平民面部的血腥段落及在审讯时的自言自语显出对暴力的崇拜,导演还在之前设计了一个对着镜子刮胡子的戏,其邪恶的表情更是变态十足。而最后自己用针把嘴上的豁口缝合甚至带些CULT的味道。而正是在如此邪恶形象下,恐怖的气氛也被很好的营造出来,显出当时西班牙现实在高度集权下的可怕。
        女仆与医生也是两个重要的人物,从开始女仆一直把切菜的小刀随身藏着就觉的这个女人不简单,而且按照戏剧理论任何道具都有作用才会出现,果然后来看到女仆竟然是游击队派去的“卧底”,而小刀也最终派上了用,割破了上尉的嘴巴,同样的还有医生,由从游击队上搜到的抗生素到从医生药箱发现的抗生素,医生也是“卧底”;而结局是女仆在准备自杀时被及时赶来的游击队救了,医生在给被活捉快垂死的同伴进行“安乐死”后,被上尉枪杀了,可以说死亡遍布着此片,酷刑折磨被擒的游击队、枪决已经倒地的人。血腥和枪击的频繁出现把我们从Ofelia的幻想世界中拉回现实当中。
        无论是现实主义还是超现实主义,两者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再诡异的超现实段落在现实中也是有迹可循的,人们对童话世界的向往,也多是源于对现实世界的不满意造成的。本片也是如此,面对着法西斯的恐怖和无奈,Ofelia只能寄希望于童话故事,有就更加沉迷于书中的梦境,梦境虽然邪恶,却可以暂时避开现实的一切。而且,还有个美好的目标等待着她,就是和潘神一起回到向往的地下王国,成为永远幸福的公主。

本文由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女孩的浅莲红童话,潘神的迷宫

关键词: 2019管